​© 2014-2018 Matthew Liu Fine Arts

主页  >  展览  >  夏日群展

托马斯·坎托,哈维尔·马汀,阿贝托·佩拉尔:夏日群展

 2015.07.04 - 08.30 

1/28

德玉堂的夏日群展阵形由来自于法国,西班牙等不同地域的三位年轻艺术家组成,在烈日当空的上海,如同坐在里弄里随处可见的板凳上,让观众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欣赏和思考艺术。

 

生于1979年的法国艺术家托马斯·坎托,曾在2014年受邀来到上海参加在外滩十八号举办的涂鸦展《看穿!》。与其他多位街头艺术家包括Jonone,  Poesia, Andre以及Kartre, 在远近闻名的外滩18号Zegna店铺旧址掀起创意狂潮。当时,坎托巧妙的运用光影、黑白线条与碎片将“爆炸”的立体视觉效果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静止,却动感十足。而在此次展览中,他用彩色的背板来衬托和凸现立体视觉影效,给予观众不同的维度和深度去“剖析”作品。“城市日出”、“能量爆发”、“白色海峡”....这些作品虽然有着类似混合果汁的名字,却让人联想到现代科技和城市结构。 其缜密而精细的作品如“透视方块”便像是在平流层鸟瞰幢幢摩天大楼的窗户结构,又像是在上海里弄阳台俯视那纵横交错的晾衣杆和高压电线。

 

1966年出生的艺术家阿贝托· 佩拉尔,来自于西班牙桑图尔塞。他在那些经过精心处理的房间和建筑的影像里,加以相似的尖锐而精准的标志来赋予画面更强的诗意感。这些白色的三角标志,宛如一道光束,抑或是一个纸飞镖,走近仔细瞧瞧,实则是道刀痕。裁切的一角,被小心翼翼的卷起来蜷缩抑或是耷拉在在画面中,如作品“圣索非亚”,观众看到的不仅仅是破旧建筑上那正在脱落的斑驳的油漆,更是那社会结构中正在瓦解的基石。裁剪的画面和裸露的内页,佩拉尔的裁切看似削弱了实质内容,但却让画面更真实且更有分量。比如作品托普卡帕和圣萨尔瓦多德乔拉,裁切的部分便如雕塑般与画面融为一体,静候观众从不同角度来欣赏。同样的,在作品艾敏厄努和完美养老院中,那在凳子上和餐桌上堆积起来的纸卷,就像是残余的靠垫填充物或是那废弃的茶巾。

 

出生于1985年的哈维尔·马丁,同样是通过裁剪对照片进行二次创作,但他的方式更为野蛮、更具变革性。他将名人的照片进行裁剪,留下轮廓线条,便如建筑素描或是三维游戏的平面图一般。大部分的作品中,眼睛、脸颊、前额都被裁去, 特别像是玛丽莲·梦露,整张脸上只留下了鼻子和嘴唇。马汀选择的肖像人物都很有标志性并容易辨认,如碧姬·芭铎、加里·格兰特、伊丽莎白·泰勒、安迪·沃荷和毕加索。如同中国的传统剪纸,马汀的作品极具具象性,以灰色线条来刻画已故的西方名人的骨骼轮廓,便像以往基督教教堂彩色玻璃上所描绘的圣人和殉道士的肖像,这些过世的名人们也被深深刻在了艺术家想像力的圣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