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览  > 阿尔贝托·佩拉尔:双

阿尔贝托 · 佩拉尔
  2022.07.02 - 2022.08.27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22
新闻稿

阿尔贝托·佩拉尔(Alberto Peral)属于20世纪90年代初展露锋芒的一代西班牙当代艺术家:与同时期其他欧美国家不同,缺乏坚实的、根深蒂固的艺术传统的西班牙,并不具备在20世纪90年代的转型突破口中自然成长的条件,因而这一代西班牙艺术家在未知的领域破土而出并不是一个全然主动选择的结果。那时候西班牙的政治环境并不允许发展那些后来被称之为极简主义、波普艺术或观念艺术、贫穷艺术的新艺术形式。只有非形式主义(Informalism)的绘画运动和部分雕塑的新结构主义的趋势(neo-constructivist),能够隐蔽地在当时文化及机构盛行的保守主义氛围中推动艺术新形式的发展。在近乎离心离德的情境下,西班牙迎来了20世纪70年代末的政体转型,这一变革的领导者又恰是试图从历史上前卫运动取得的成就以及自1950年到佛朗哥主义(Francoism,又称为“西班牙民族主义”)后期所投入的绘画、雕塑资源中获益的人。如上历史的异常状况,导致西班牙在20世纪80年代的多个发展方向,如今都只能用仓促和紧迫来进行解释。

 

与这一代人向未知的跃进同时发生的是机构的转型,后者同样被裹挟在了强制加速的进程中,从而在西班牙全境建立起庞大的当代艺术中心网络:艺术学校在遮遮掩掩当中被现代化了,由于认识到了批评实践对20世纪90年代初新兴艺术形式的陪伴、支持及合法化作用,批评的基石也被动打下了。阿尔贝托·佩拉尔(1966年生于西班牙桑图尔斯)的工作,或笼统地描述为,一种对其自身艺术理念和实践不加偏见的解放式拆解,就缘起于上述一系列情境。在阿尔贝托直到取得艺术学位都生活于斯的巴斯克地区,以豪尔赫·奥泰扎(Jorge Oteiza)为首推动的雕塑艺术进展,还缔造了一个通过自我定义和认知的政治性视角,对雕塑——或与空间、建筑相关的三维实践——进行反思和革新的场景。

 

所有这些种子在阿尔贝托·佩拉尔那深植于现象学议题和身体及欲望的碎片化观念土壤中萌发出复杂多样的轨迹,他对感知的机械原理的青睐也导向了对例如舞蹈、戏剧等基于截然不同的经验的学科的关注。由此,阿尔贝托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文化、政治多元的巴塞罗那所创作的作品展现出了某种独立特质。这种特质的彰显不仅是由于他刻意地运用了素描、摄影等表现手段,更是因为其挑战传统雕塑公理的颠覆性路径:凝视和集体愉悦被放置在了优先地位,重点通过我们自身的主体性及欲望制造对艺术品客体的迷恋。

 

阿尔贝托·佩拉尔从严格的还原主义立场出发,却制造出充斥着大量早期欧洲伟大的前卫雕塑家和北美极简主义的艺术语汇的作品。这种近乎粗鲁的大杂烩姿态,实则直接唤起了我们对感官世界形状的奇幻臆想,并给予了同谋式的肯定。比起单个看起来独立的作品个体性,我们也许更倾向于见到(或想象)多个雕塑如唱诗班一般同台竞演,在对抗与合谋之间、在相反和相似的微妙演出里,作品于这舞台上巩固了自身在道德叙事中扮演的角色。

​胡安·尼威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