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城岭》是我作为亲历者对当代中国城市化现象的思考,并力求以客观、记录的方式还原所见,使它们能够成为日后 研究者们的样本和素材。 《城岭》以反思现代性为基础,截取的切片是城市化过程中消失的乡村,分为:《流园》、《堂前间》和《遗物》三个部分:

《流园》所拍摄的是城市化中农民所遗弃的村落,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将被自然所消化并重新归还给大地,乡村与城 镇在急速城市化的当下此消彼长。 近年来的中国,资源向城市集中,这个曾经以农耕文化兴盛的国家,如今正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大量农民快速涌入 城市,导致农村和城市都应该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激烈变动做出调整与适应。对于新进城的农民,熟人社会瓦解、地 缘关系消失,并且需要适应新的生产方式,地域将对他们的身份重新定义。我作为城市化的亲历者,通过摄影对其进 行长期关注,作品《流园》站在城市的对立面,通过记录被遗弃的村庄景观,对农村的边缘性进行探讨,用可见或不 可见的,与都市经验、消费主义完全对立的观看方式,折射出现代性与传统性的角力。

《堂前间》是张挂招贴、平日接待乡里亲朋、年终团聚的重要场所,作为乡村私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维系家族 尊卑长幼秩序以及熟人社会里人情往来的重要纽带。 2015 年 1 月,这个浙江杭州下属的小村庄整体拆迁,村民告别他们原本的生活空间,迁至商品住宅楼。2015 年 2 月, 推土机驶进村庄,这些装载着村民生活记忆、承担熟人社会空间机能的堂前间被推倒。这组影像拍摄于迁村期间, 镜头帮助我对这种乡村伦理空间进行一种类型的审视,不同家庭遗留的生活痕迹却重塑了我们对往日生活的想象。 据统计,在 2005 年至 2009 年年间,中国每年减少 7000 多个村民委员会。这个曾以农业文明兴盛的国家如今正经 历着快速的城市化,平均每天消失 20 个村庄。

《遗物》是一群被拆迁的村民在离开祖屋时所没有带走的东西。 作为私人生活中最隐秘的部分,它们不仅让我们得以拼凑曾经构成村民日常主体的生产生活内容,也让我们窥见村 民们的内心世界,乡村惯常的习俗、礼仪以及敬畏神明的信仰。 遗物,是外化的日常生活景观,但更是村民过去生活的一个结痂。人与土地的关系,因为外力的介入戛然而止。



详情请致电+86 21 6315 1582

​© 2014-2020 Matthew Liu Fine Arts